联系电话:18321281118
欢迎您关注上海瑾贺贸易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中国正酝酿下一盘“贸易战”大棋
来源: | 作者:pro0ff3b6 | 发布时间: 2015-11-19 | 8981 次浏览 | 分享到:

  从中国公布的11月出口数据中不难看出,这一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需求国正通过出口“过剩产能”的方式解决前述全球性问题,但显然此举“治标不治本”,反而进一步加剧了全球大宗商品价格跌向十六年来最低水平。

  中国海关总署周二公布数据显示,11月份我国进出口总值2.16万亿元,同比下降4.5%,其中出口下降3.7%,进口下降5.6%,贸易顺差扩大2%。

  进出口贸易规模下降已不是什么新颖之事,此处要重点提及的是出口中一些大幅增的品种,如11月钢铁出口大增21.7%,11月成品油净出口升至222万吨的历史新高,较10月增长77%。铝出口也大涨37%,创出历史第二高水平。

  不难看出,上述列举的品种均与国内产能过剩行业相关,在中国经济放缓的背景下,冶炼厂、炼油厂、钢铁厂以及相关矿业企业产量过剩,国内无法消化,开始向海外市场输出。

  然而,大宗商品价格自由落体式下坠之时,中国加速出口“过剩产能”,这股洪流已对大宗商品市场形成了进一步冲击。

  NH投资及证券公司大宗商品分析师Kang YooJin表示,“随着中国艰难对付基本金属、钢铁和油品的供应过剩,令全球大宗商品生产商处于不利境地。大宗商品过剩已成为中国真正的痛楚,为了缓解过剩,中国正在增加出口。”

  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中国钢铁出口量增加了22%,至1.017亿吨。中国的出口量超过了除日本以外任何国家的钢铁总产量。

  今年中国钢铁出口量达到了逾1亿吨的创纪录水平,表明中国依靠全球销售来帮助消化过剩产能。

  从钢铁到铝,中国加工原材料的出口量不断上升,帮助推动大宗商品价格跌至近十年最低水平,打压了全球矿商和钢铁生产商的股价。

  同时中国也遭遇了一系列贸易相关的指责,例如印度第三大钢铁厂商JSWSteel批评中国企业因补贴可以出口廉价钢铁有失公平,中方则表示产能过剩是全球性问题。

  没有多久以前,观察家对中国奇迹般的经济惊人的物质制造力还兴奋不已。某报纸曾计算,中国两年制造的水泥比美国整个20世纪制造的还多。

  如今,两位数的经济增速已经不再,许多基础行业出现大规模过剩产能。随着越来越多的过剩产能盯上国外,从世界市场上寻找出路,看上去很可能引起激烈的贸易保护主义反应。

  据英国《经济学人》称,最引人瞩目的就是钢铁了。中国的年产量约占世界16亿吨年产量的一半。瑞士银行的分析师估算,今年的产量会比消耗量多4.41亿吨。

  一项调查估算,受价格下跌影响,中国101家大型钢铁企业今年前10个月大约亏损110亿美元,大约是去年利润的两倍。不出所料,它们开始不惜蚀本也要设法将多余的产品向外输出。

  美国钢铁行业的游说力量已经开始大声疾呼,要求采取行动制止他们认为的非法倾销补贴产品的行为。

  在欧洲,一个身处减产与关闭潮的行业正敦促欧盟委员会不要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这个法律定位会让各国更加难以抑制中国产品进口。

  但是中国财政部表示,将把钢坯的出口关税从25%下调至20%。

  “在外部经济环境比较低迷的情况下,这些措施旨在消化国内过剩产能,增加国外需求。”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蒋震说。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此表示,调整出口关税最直接的就是降低供给成本,让利给企业,让企业更加积极地加入到出口竞争的行列中去。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在下很大一盘棋,一场贸易战也许正在酝酿,冲在最前面的就是钢铁行业。

  国际投行:中国钢铁厂宁可亏钱也不愿减产

  来自中国的出口伴随全球性的供给过剩,大宗商品价格已跌至十六年来最低水平。同时中国也遭遇了一系列贸易相关的指责,例如印度第三大钢铁厂商JSWSteel批评中国企业因补贴可以出口廉价钢铁有失公平,中方则表示产能过剩是全球性问题。

  当前中国钢铁厂处理过剩产能的作法,是不计盈亏、低价销往国外。海关数据显示,今年1~11月,中国钢铁出口大增22%至1亿吨,为历史上首次年度突破1亿吨,平均每吨售价570美元。

  中国现在正处于经济转型、出清旧产能之际,但由于中国钢铁和油企大多具有国企性质,汇丰分析师ChrisChen等人报告指出,维持社会稳定是解决产能过剩的最大阻碍。

  麦格理此前表示,中国地方钢铁厂宁可亏钱,也不愿减产。该行称,关闭钢铁厂产能极为困难;首先,地方政府为了保护就业和税收,不许钢铁厂关门。

  其次,银行要求钢铁厂维持营运,以免需认列大笔坏帐。再来,钢铁厂也担心流失市场份额,害怕一旦停止产出,之后要重启生产代价较大。种种因素导致中国钢铁行业陷入“囚徒困境”,产能迟迟无法缩减。

  中国钢铁的生产量占到全球一半,今年尽管中国减少了5000万吨的钢铁产能,但仅占国内总产能的4%。汇丰估计,明年中国需要再减少1.2亿~1.6亿吨的钢铁产能,产能利用率才能回到较为健康的80%左右。

  “目前,中国削减钢材产量的速度非常缓慢,远远达不到再平衡(国内)或全球市场所需的速度。”凯投宏观分析师约翰·科瓦奇说。

  他接着说,以欧元计,中国钢铁生产商今年提供的价格一直颇有吸引力。

  麦格理数据显示,中国钢铁出口量比美国国内钢铁总产量高出50%。该行预测,直到本十年结束,中国年度钢铁出口量将保持在1亿吨以上,在此期间价格无望复苏。

  麦格理称,钢铁价格疲软打击了生产商的利润率,后者已降至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未曾有过的水平。

  世界钢铁协会称,今年钢铁需求量可能会下降1.7%。

  中国的钢铁出口加剧了贸易紧张行情,但分析师表示,单靠关税无法平衡市场。经合组织(OECD)钢铁委员会的行业和政府官员在本月开会后表示,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应对产能过剩的挑战。他们预计,钢铁产能将继续增加,在2017年达到24亿吨。

  美国将在3个月内公布针对热轧钢卷、冷轧钢卷和覆膜产品的三项反倾销案调查结果。

  与此同时,欧洲市场针对中国钢铁出口的负面声音就没有中断过。

  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正在被其国内钢铁行业组织建议在峰会上要求中国停止向欧洲倾销低价的钢铁产品,否则“即将失去欧洲的市场机会”。

  国际钢铁统计局的数据表示,2014年英国进口中国钢铁的数量只占英国总进口量的大约1/10,称中国是英国钢铁行业惨淡行情的“替罪羊”,并列举出英国钢铁行业的高能源成本、重工业环保税收成本等多种原因。

  “钢铁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剧烈淘汰的周期漫长,可能需要8~13年,现在大部分国家都已经经历过这个周期了,而中国当下的粗钢产量接近世界总量的50%,可以说正处在最难熬的阶段,所以很多国家都对中国的钢铁出口存有很强的抵触心理。”分析师程志明表示。

  程志明透露,淘汰过剩产能的过程会“非常残酷”:“现在国有钢厂都在通过各种手段压缩成本,之后一段时间内还会有很多中小型钢铁企业面临倒闭。”

  中国钢铁厂的亏损数据,远高于先前预期。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10月曾透露,今年1~8月中国钢铁业累计亏损人民币180亿元(相当于39亿美元)、远不如一年前的140亿元盈余。

  由于中国钢铁和油企大多具有国企性质,中国地方钢铁厂宁可亏钱,也不愿减产。当前中国钢铁厂处理过剩产能的做法,是不计盈亏、低价销往国外。

  关闭钢铁厂产能极为困难。首先,地方政府为了保护就业和税收,不许钢铁厂关门。其次,银行要求钢铁厂维持营运,以免需认列大笔坏帐。

  再来,钢铁厂也担心流失市场份额,害怕一旦停止产出,之后要重启生产代价较大。种种因素导致中国钢铁行业陷入“囚徒困境”,产能迟迟无法缩减。

  中国的铝产品也遭到敌视。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嘉能可控股的世纪铝业公司(CenturyAluminum)资助游说团体开展请愿与网络活动,他们要求美国政府对中国铝产品采取行动,指责中国对亏损的生产商进行补贴导致全球铝业价格大幅下挫。

  在由该团体制作的一部视频的开头,一位头戴安全帽的工人说,“中国作弊,美国每次都输。”视频还提到,“美国正被中国打败,我们需要重新赢回来。”

  世纪铝业公司的做法其实反映了美国铝业的现状。在该公司近期宣布糟糕的季度财报以及缩减产能的计划后,25%的公司市值就此蒸发。

  美国最大、全球第三大铝材生产商美铝的处境,在国际铝价接近六年低位之际,美铝宣布大减产能,美国全国炼铝将因此减少约三成。彭博新闻社为此亮出了“127年历史的美国铝产业被中国摧毁”的标题。

  咨询公司Harbor Aluminum Intelligence的Jorge Vázquez=表示,如果铝价格继续下挫,美国到明年可能就会停止生产铝。这意味着工作岗位将减少,美国也将更加依赖进口。

  铝是一种重要的工业金属,被广泛用于建筑业、航空业、国防军工以及制造业。今年以来,铝价格已经跌了18%,至1489美元/吨。

  彭博报道认为,中国是改变铝业格局的重要力量,去年中国主导市场是关键。美国银行预计,因中国产量大增激化全球供过于求形势,压低铝价,全球50%以上的铝业生产商都在亏本经营,而中国的同行还有利可图,进一步推升国内现货铝和国际价格的溢价。

  Harbor Inte lligence预计,今年中国的铝产量可能占全球的55%,2005年占比还只有24%。美国这十年的产量已经从250万吨降至160万吨。

 早在今年2月,西方分析师就称,中国的铝出口量大增,已经撼动全球市场,这是源于国内生产商利用税收漏洞,将铝佯装成“半成品”再出口,这样不但不会缴 纳15%的出口税,还能从“半成品”中获得13%的增值税返还,加之买家们为LME期铝所付出的溢价,中国出口的铝相较于其它国家更具竞争力。

  未来一段时间,化解产能过剩的政策力度将加大,既包括已出台政策落实力度的加强,也包括从市场准入、信贷、上市融资、行业整合等诸多环节出台新的措施。他们建议,调整优化产业结构,加快企业并购重组;拓展对外出口,借助“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加大国际产能合作;加大国有企业改革力度,以市场为主进行调节。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卢锋表示,产能过剩是一个周期性问题,同时也是目前经济下行压力大的原因之一。

 2013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指出,我国出现产能严重过剩主要受发展阶段、发展理念和体制机制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在加 快推进工业化、城镇化的发展阶段,市场需求快速增长,一些企业对市场预期过于乐观,盲目投资,加剧了产能扩张;部分行业发展方式粗放,创新能力不强,产业 集中度低,没有形成由优强企业主导的产业发展格局,导致行业无序竞争、重复建设严重。

  卢锋认为,目前,一些经济行业不景气,甚至有很多 企业要“退出”,这就是调整产能过剩的阵痛。但“退出”并不是指浪费资源,而是进一步重组、兼并,重新组合资源,对过高的总量要适当向下调节。通过重组、 兼并、并购,形成一种集中度、效率、水平更高的结构,这也和产业结构调整是结合在一起的。

  民生证券研究院固定收益组负责人李奇霖认为,落后企业没有必要保住,应加大并购力度,让市场份额集中到一个公司中。

  在化解产能过剩的速度和方向上,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认为,去产能要逐步推进,如果出现大规模快速去产能现象,经济增长一定会陷入低迷状态。因而,去产能是个方向,但还需从存量稳住,增量严控着手。

  同时,对存量也可以做一些优化。政府一直在推动产业的兼并重组,实际上也是淘汰落后生产能力的途径,兼并重组一方面优化整个生产效率,一方面也不至于造成企业倒闭和失业问题。

  此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中提出了“三个一批”,即清理退出一批、重组整合一批、创新发展一批国有企业。

  海通证券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表示,现在国有企业亏损越来越大,很多政策是不到位的。国有企业债务率今年比去年同期有所增加,一方面是因为产能过剩,另一方面是因为仍在向银行大量贷款。

  今年3月至9月,国有企业债务余额增加了十万亿,这非但没有解决产能过剩问题,反而加重产能过剩。

  国有企业改革已经探索了二十几年,现在仍然还在探索当中,所以一定要加大国企改革力度。产能过剩需要按市场化原则来解决,只有打破刚性兑付,否则这个问题根本无法解决。

  然而,历史的时针拨回17年前,中国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当时,高速信贷投放导致纺织等行业出现大量过剩产能、资源严重错配、国企大面积亏损。但政府通过一系列改革,顺利化解了这一“顽疾”。

  92年邓小平南巡以来,全国掀起了一轮加速投资高潮。高速的信贷投放下,资产投资增速维持高位。92-96年间积累大量低效产能,而体制障碍又导致去产能和去杠杆缓慢,融资结构与绩效结构不匹配,资源错配严重,信用资源持续流向国有亏损部门。

  另外一方面,过热投资导致通胀率攀升影响了94-96年间货币政策从紧,叠加97-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外部冲击下需求减少。

  针对产能过剩的问题,当时国务院总理朱镕基领导的政府主要采取了以下措施:

  1、货币政策“中性偏紧”,倒逼企业去产能、去杠杆。98年朱镕基总理在国务院会议强调两件事情不能做:银行放松银根、生产挤压产品等于自杀;搞大干快上,搞重复建设。

  从货币政策来看,98年之前为“适度从紧”,98年改为“适当的货币政策”,99年“稳健的货币政策”,银行信贷并不因经济下滑而大幅投放。

 2、使用行政手段,供给端改革:终止重复建设、清理过剩产能、兼并破产落后企业、下岗分流劳工。企业兼并、破产加快,96-98年,国有企业从 11.38万家下降至6.5万家,减少幅度达到42%。同时减员增效、下岗分流,98年至99年间,国有企业就业人数下降约2200万。

  3、企业债权转股权,金融政策兜底,由资产管理公司剥离银行债务。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收到财政部提供的资本金以及央行再贷款,获准后向对口商业银行发放专项金融债,向四大行收购不良资产。其中1999-2005年间剥离不良资产总额高达2.58万亿。

  4、实施以增发长期建设国债为主的积极财政政策。1998年开始启动积极财政政策,当年增发1000亿元长期国债并配套1000亿元银行贷款用以加强基础建设(用于农林水利、交通、基础建设、电网)。过清理整顿乱收费727项,减轻企业和社会负担370多亿元。

  1998-2003年期间持续维持积极的财政政策,直至2004年经济企稳后积极财政政策才逐步退出。

  5、需求端改革,释放新需求:房改、税改、汇改。主要有98年后房改启动,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房改带动高速城镇化消化制造业产能,土地财政修复地方政府资产负债表。

  其次,94年分税制改革后,加大了中央集权,税制改革使得国库充盈。

  再次,94年汇改和人民币一次性贬值,94年起出口导向型经济逐步形成。2000年以后(特别是加入WTO)后,发达国家加杠杆、降储蓄,外需启动,国内出口增速回升引导过剩产能消化。

  事实上,中国的国情决定了一些此前的“支柱”产业不能倒,即便是产能过剩已达到承受之极值。

  相比于减产、革新技术等一些根本性方法,中国官方愿意采取诸如出口“过剩产能”之类的治标不治本的方式,最终结果也就是“拉着全球一起去产能”。

启东威尔网络            启东亿鑫针织             南通艾德旺化工                启东衡孚开关电源            上海瑾贺贸易         启东威尔化纤


工程材料
化纤丝
针织布
化工产品
网站建设

地址

上海市虹口区广纪路173号

香杉商务中心606室


联系人

凌经理


电话

021-55885817

18321281118

扫一扫,微信联系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分享至:

地址: 上海市虹口区广纪路173号606室

电话: 021-55885817  18321281118

QQ:   316967523


启东威尔网络            启东亿鑫针织             南通艾德旺化工                启东衡孚开关电源            上海瑾贺贸易         启东威尔化纤


启东威尔网络            启东亿鑫针织             南通艾德旺化工                启东衡孚开关电源            上海瑾贺贸易         启东威尔化纤